阿里打响“合围打假”第一枪:联合权利人诉售假卖家 2018年将起诉百名售假者 ... ...

2018-1-25 13:25| 发布者: xlei| 查看: 1062| 评论: 0|原作者: 邓新建 邓君|来自: 法制网

摘要:   “阿里巴巴将于近期启动起诉售假卖家专项月,首批计划对100个售假卖家展开追偿。”1月16日,阿里巴巴打假联盟(AACA)暨品牌权利人合作会议在广州举行,会上公布了阿里与权利人联合起诉售假卖家第一案,阿里与联 ...
  “阿里巴巴将于近期启动起诉售假卖家专项月,首批计划对100个售假卖家展开追偿。”1月16日,阿里巴巴打假联盟(AACA)暨品牌权利人合作会议在广州举行,会上公布了阿里与权利人联合起诉售假卖家第一案,阿里与联盟成员、法国护肤品牌贝德玛先后将售卖假冒贝德玛卸妆水的深圳卖家刘某诉至法院,索赔共计94万余元。

  阿里巴巴集团高级法务专家卫知在会上表示,2018年将继续加大与品牌权利人的合作,将聚力合围打击制售假者,联合权利人对售假卖家展开民事追偿。

“卸妆水”一年卖出一万瓶  伪代购终审获刑四年

  2016年5月,在阿里巴巴打假特战队与品牌权利人的助力下,深圳警方破获一起百万假冒贝德玛卸妆水案。

  主犯刘某今年32岁,从2014年开始经营网店“Candice香港代购”。2015年开始,刘某从上家唐某处以每瓶13元的价格购入假冒贝德玛卸妆水,冒充正品再以每瓶90至110元不等的价格在网店销售,又从网上购得假冒香港卓悦发票,店标,不少顾客使用后出现皮肤过敏损伤。截至2016年4月25日被警方抓获,刘某通过网店共销售假冒卸妆水共计13128瓶,非法获利约53万余元。

  警方顺藤摸瓜,查获刘某的上家唐某及造假者余某。唐某以每瓶9元至10元的价格从余某处大量购入假卸妆水,再倒手卖给刘某赚取差价。2016年10月18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27日终审作出判决,主犯刘某改判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30万元,唐某等人也分获改判。

贝德玛联合阿里首诉售假者  沪杭两地分获立案

  2017年12月底,淘宝以合同纠纷为由将刘某诉至杭州互联网法院索赔53万余元及诉讼合理支出1万元。

  淘宝在诉状中称,被告刘某注册淘宝店时签署的《淘宝服务协议》中明确规定,不得在淘宝平台上销售侵犯他人知识产权或其它合法权益的商品,由此给平台造成经济和商誉上的严重负面影响,应赔偿损失。

  随后,贝德玛向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递交诉状,以侵权为由向刘某赔偿41万余元,本月2号该案正式立案。

  “此案是国内电商平台与权利人合围打击售假卖家的第一案。” 在打假联盟成立一周年会上,卫知指出,“在以往的诉讼中,均为阿里一家起诉,难以形成合围之势。”他表示,“阿里起诉售假卖家并不是为了赔偿,我们希望能有更多受害主体包括权利人、消费者和正品卖家能够站出来拿起法律武器,让售假者无处可逃,真正对他们起到震慑作用。”

  “通过民事诉讼手段与品牌权利人形成合围打击之势,将成为促使各方深入参与共治打假的新趋势,我们期待更多打假联盟的成员可以参与进来。”卫知称。

(图说:阿里巴巴高级法务专家卫知表示,阿里将通过民事诉讼手段与品牌权利人形成合围打击之势。)

  2017 年 1 月,阿里巴巴打假联盟成立,这也是全球首个“大数据打假联盟”,联盟第一批成员包括施华洛世奇、宝洁、路易威登、玛氏、贝德玛、小米等全球 30 个知名品牌权利人。据上周发布的《2017年阿里知识产权保护年度报告》披露,2017年阿里已经发起12起针对售假卖家的民事诉讼,涉及品牌包括施华洛世奇,玛氏,阿迪达斯、五粮液等。

百个售假卖家待起诉 阿里呼吁权利人合围打击

  为穷尽一切手段继续追杀假货分子,2017年阿里巴巴运用民事诉讼手段“追杀”售假者,“让售假者疼”,提高制售假成本。
2017年7月20日,被媒体称为“电商打假第一案”在沪落槌,出售假冒皇家玛氏猫粮的姚某判赔淘宝12 万元。目前,该案入选 2017 年度人民法院十大民事行政案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俊海认为,该案释放了法院鼓励电商平台源头治理假货的司法信号,值得点赞。

  卫知也称,2018年阿里巴巴将继续继续加大起诉售假卖家的力度,并于近期启动起诉售假卖家专项月,首批计划对100个售假卖家展开追偿。“除了批量起诉售假卖家外,阿里还将联合权利人、正品卖家、消费者对进行合围打击,呼吁各方力量进行社会共治,以司法实践促进互联网治理。”

  “阿里以平台身份出面起诉售假者,表明了其禁止假货的决心和社会责任感。”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认为,面对假货这样一个社会性问题,除了一家平台依靠自身投入打击外,完善社会治理体系、多方协同参与,才是根本之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