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玲:信用是中国进入国际市场的通行证

2017-9-13 21:08| 发布者: xlei| 查看: 216| 评论: 0|原作者: 贾芳|来自: 中宏网

摘要:   9月9日,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主办的“国际合作信息、信用系统建设研讨会”上,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执行局副主任、国合信用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委员陈文玲指出,中国已经走到国际舞台的中心,现 ...
  9月9日,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主办的“国际合作信息、信用系统建设研讨会”上,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执行局副主任、国合信用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委员陈文玲指出,中国已经走到国际舞台的中心,现在首要的是提高中国的竞争力,尤其是中国的软竞争力,信息化和信用体系建设是中国软竞争实力的重要支撑。

  同时,陈文玲也指出,在配合“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大数据和信用建设还存在差距:大数据时代如何将信用数据从海量的数据中提取出来,如何实现政府信用数据的公开、有效、增值,这些都是急需解决的问题。

  陈文玲强调,信用是我们进入国际市场的通行证,如何借助信用实现“一带一路”倡议中立体的互联互通,还需要我们继续努力。

  以下为发言实录:

  尊敬的文炼主任,尊敬的各位来宾:

  下午好!

  今天非常高兴来参加这个会议,因为研究信用,和人民银行的戴局长,我们从2000年初期就开始研究。在人民银行推进金融信用体系建设的过程中,也多次出国,考察美国的信用体系和墨西哥的信用体系,讨论中国的信用体系如何构建。当时提出的关于构建中国社会信用体系,加上送的这些研究报告,包括美国信用体系考察报告,那次是比戴局长他们早一点,是2001年的,这些都得到了决策者的关注,也对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发挥了一些作用。因此参加今天这个会议有一点儿归队的感觉,觉得好像又回到了当年讨论如何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但是现在又不像当年,因为那个时候中国还没有话语权,中国在国际市场上还是弱者。今天中国走到国际舞台的中心,今年不管是“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还是刚刚结束的金砖国家合作论坛,都彰显了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但是我想说,我们要真正的使中国提高竞争力,特别是提高我们在国际市场竞争的软的竞争力,形成我们的软实力,还有我们的软环境和软生态,使信用体系真正成为市场经济的基石,使信用体系真正成为提升我们国家形象,输出我们的文化价值观的利器,我觉得我们的道路还有很长。

  我们国家信用体系建设已经推进了很多年,但是到目前为止,特别是要配合“一带一路”这样的伟大倡议,我们还有很多重大的问题急需解决。

  第一,我觉得我们现在是大数据时代,云服务、云计算,互联网、物联网,它的数据量和我们当时只是碎片化的信息输入相比,是海量。那么在这样的大数据时代,如何把海量数据中的信用数据提炼出来,加工成信用产品,使信用产品成为支撑我们国家战略,成为市场经济运行的基石,在这一方面,我们现阶段的差距很大。我们的信用服务行业,和我们对信用产品的需求,这两方面差距也越来越大。我觉得现在对信用产品的需求,“一带一路”140个国家参加中国的会议,都希望中国能进入或进入中国“一带一路”的建设进程中,那么我们的企业进入这些国家,我们企业的信用,他们如何获得。我们和相关国家合作,他们的信用水平,我们如何获得。首先,信用环境,信用产品的生产能力、加工能力,以及产品的应用,现在我们还在一个很初级的阶段。

  第二,我们现在政府的信用信息利用不到位。我看现在很多在做政府的信用监管方面的设计。前一阶段我到河南去做相关调研,跟有关部门在商量改革与讨论的时候,他们在做信用管理,也是着眼于政府的信用,也还没有考虑政府信用如何实现公开、有效、增值。我认为政府的信用起码应该按三类做信用信息的管理。一类是产生大的数据,应该用作政府监管,提高政府监管效率,政府有关部门互联互通共享;一类应该用作信用服务行业,对信用服务行业有关数据的公开,使信用服务行业有渠道能获得有效、有用的信用数据,把它加工成信用产品,提供给市场来有偿使用。政府的开放数据我觉得是应该作为公共物品来供给。第三,政府的这些数据,包括信用数据,当然不涉及到个人的信用数据,应该有一大部分或绝大部分向社会公开,所谓信息公开。所以我觉得政府的信用数据还有政府管理过程中产生的大量的数据,到底是怎么样来使用,怎么能够用从政府的信息开放,政府数据的整合,形成新的信用服务行业,形成信用产品原材料加工的来源。

  第三,习主席这次在“一带一路”重要会议上的讲话提到了将来“一带一路”要从路上、海上、天上、网上、发展立体的互联互通、软联通,特别提到了软联通。它和我们原来设计的设施联通主要的通道、走廊,这种通道的建设、走廊的建设这种联通不同的就是,要用制度的联通、市场的联通,然后大通关等等的这些联通作为软联通。但是软联通需要信用环境。比如说网上丝绸之路和一般的交易方式不一样,我觉得网上的信用管理,在网上交易的信用,非常重要。现在有的网络平台,售卖假冒伪劣商品,从根本来说,还是大的信用环境建设问题,信用体系建设滞后的问题。

  另外,在“一带一路”的建设中要“五通”,包括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资金融通,货物畅通,民心相通,重要的一个字是“通”字,所有的通都要有信用做保障。所以没有信用环境,很多东西很难相通。比如说,共享单车,我们上个月去英国的曼彻斯特考察,发现共享单车(ofo)已经到了英国的曼彻斯特。我们的新经济、新业态发展的非常快,现在也在向外扩张,在中国也迅速发展,这些新业态没有完善的社会信用体系,将来也会遇到非常多的问题。比如说现在的共享单车,虽然是可以刷卡,有的有担保金,有的没有担保金,但是车辆的丢失,损坏,包括卸座子、卸把子,包括整个搬走的,这样的事反映的是个人信用水平。当这些事发生以后,对这一个人的信用等级、信用评级没有表现,不影响他做其他事情。当然如果我们有一个完善的社会信用体系,会对失信的人做出惩戒,真正让失信者寸步难行,守信者得到保险。还有另外一个共享模式,共享雨伞,第一批投放市场30万把雨伞,到目前为止一把也没有了,雨伞可能不大适合共享,所以做雨伞共享的企业的商业模式就消失了。虽然这些事儿都不大,但是也都涉及到一个人的信用水平,将来的新经济、新业态、新商业模式发展越快,就越需要信用做基石、做保障。没有完善的对企业的评级,对机构的评级,对个人的信用评级评价,没有这些影响因子的话,我们就不能达到构建社会信用体系的目的。

  我们构建社会信用体系,在当前最重要的价值就在于改变国家的整体形象,使我们国家每个人成为守信的人,每个企业成为守信的企业。信用是我们进入国际市场的通行证,信用是我们提高国家竞争力的最大捷径。如果我们没有信用做保障,失信的人没有得到惩罚,对守信的人就不是褒奖。所以我们的社会风气,在正误之间,对错之间,舍得之间的选择准绳就没有。所以获利者往往是那些不守信的人或企业,而损失的可能是守信的人。

  习近平主席今年一月十七号在世界经济论坛上对全世界郑重承诺,也发出了清晰有力的声音,中国要做新型经济全球化的移民者。但是我们如果想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目标,从经济大国迈向经济强国,没有完善的社会信用体系是不可能的。所以在当前的情况下,要实现国家大的战略目标,要实现国家大的战略布局,必须加快建设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因此文炼的中心成立社会信用体系研究院,由玉英担当院长,我觉得很重要,也祝他们在研究上取得更大的成就,谢谢!(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